陆图资产

天价补习班追踪 教育培训市场混乱

发表于:2022-06-30 作者:陆图资产
编辑最后更新 2022年06月30日,新学期来了,孩子们又开始紧张了。如果您的孩子正在上中小学,您给他报名参加各类的补习班或辅导班了吗?我想,很多家长都是无可奈何的回答"是"。近期财经频道连续报道了北京中小学生的教育培训市场中种种的畸形和

新学期来了,孩子们又开始紧张了。如果您的孩子正在上中小学,您给他报名参加各类的补习班或辅导班了吗?我想,很多家长都是无可奈何的回答"是"。近期财经频道连续报道了北京中小学生的教育培训市场中种种的畸形和疯狂。为什么这个领域里会有如此多的乱象?怎样才能管好这个市场?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著名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刘戈共同评论。

校外补习班黑幕被层层揭开,天价交费竟然高达几十万元,所谓省重点老师也都是瞎编,补习班畸形疯长是谁在助力?年年看涨的市场乱象该如何规范?在京翰一对一网站的首页上,京翰对自己做了如下的描述:中小学课外辅导专家!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教育辅导品牌!国内首创4个1辅导模式。万名优秀教师!个性化家教一对一辅导,单科提升30分等等,还附有很多特级教师的照片。记者来到了京翰教育北京两个校区进行咨询。

京翰1加1劲松校区咨询师:咱都是城八区一线在职的。

记者:城区的?

京翰1加1劲松校区咨询师:对。我会给你安排海淀那边,可能会,教学质量高一些。

记者:都是一线的?

京翰1加1劲松校区咨询师:你放心,都是一线的,这一点可以保证。今年年初,教育部等七部门发出《治理教育乱收费、规范教育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规定:严禁公办中小学举办或与校外机构合作举办有偿补习班,严禁公办中小学教职工组织或参与有偿补课。京翰1对1东直门校区咨询师:都为了赚钱,因为说实话,他在这儿教一天课的钱比他在学校教一礼拜挣的钱都多。而且,家长愿意让老师出来,再说,这年头,你(不)让人从事有偿,让人从事无偿,人傻啊,人凭什么白给你无偿上课啊。

记者提出能否亲自和辅导老师见一面,咨询师却以这样的理由拒绝了。京翰1对1劲松校区咨询师:确实是有明文规定不让出来,所以说我没有办法给你透露是哪个学校的,哪个老师,哪个家长问,我们都不会说。培训机构提供的老师,真的都是一线的在职教师吗?京翰的员工在内部是这么说的。京翰1加1东直门校区咨询师:咱们就必须要告诉他(家长)是一线(老师),要跟家长沟通,让家长留下来,因为所有的机构,除了学大他们,基本上都是说一线老师,像金钥匙,他们也都说是一线老师,但是你用屁股想想都不是,基本上没有。

刘戈:此种做法很难以诈骗罪来起诉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第一,他要做的就是渲染老师是名师,而且是在职、现任的一线老师,这是投其所好,但按照规定这是不可以的。另一个,就是承诺你能够提高多少分,在销售的时候,他们都会拿这个来忽悠家长,比如原来的学生20天提高了100分,现在我承诺你的孩子也可以达到这样的一个水平,家长就听信了,但最后,他也不会跟你签一个这样明确的合同。最终家长去找它的算账的时候,那就是口头上一说,因为你最后在上学的时候,也就是有一个收款的一个收据,没有一个严格的合同,所以很难以诈骗来起诉他,或者去找他算账,这其实和非法医疗机构、卖保健品的,都是差不多的路数。

马光远:教育培训机构市场 怎一个乱字了得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事实上小片的最后一句话总结了这一切骗局的最本质特点,"用屁股想一想都知道不是一线老师"。家长用买西瓜的钱最后买了一个跳蚤,甚至连跳蚤都不是,最后的分数非常惨淡。我们现在到北京的大街上去,要么是卖房子的中介比较多,要么是卖教育的比较多,在多的背后就是一个乱字;第二,对这样的教育机构本身,没有任何的规范,比如什么样才可以办这样的培训机构?广告有什么样的规范?都没有。感觉任何一个人弄一个牌子,租一个门面房都可以搞教育培训;第三,就是骗,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把家长骗过来,把孩子骗过来,事实上这种骗孩子的机构比骗钱的机构更加可恶,为什么会促成这个现象?我们要反思,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教育机构?祖国的大江南北都有这样的机构在教育上做骗术,做文章,而且屡屡能够得逞,我们需要反思什么?

家长为何每次都会心甘情愿地掏钱,让这样的教育机构不断地赚取这样的不义之财?去年9月,湖北李女士的儿子升入初三面临中考,孩子成绩不太好,李女士正在发愁时,接到了一个名为1对1的课外辅导机构打来的电话。

李女士:他们宣传说,我是全国第一的啊,都是一流的教师啊,会针对你孩子提供一个个性化的教学啊,然后他们有专门配备的班主任啊,会给你孩子全(方位)辅导啊,反正说得非常好。李女士于带着孩子前去咨询,工作人员说,只要是进京翰,肯定是可以上武汉最好的高中之一,武汉四中。不过,价格不菲,打了折以后一堂课也得300多块钱,一共350课时,总共55750元。每个周末一天上四堂课,这就是1200元左右,几乎相当于李女士一个月的工资。 可是,想到上高中关系到孩子的将来,李女士最终还是给孩子报了名。整整补习了一年,到了今年7月1号,李女士第一时间帮儿子查了成绩。

李女士:结果一查询,他说我孩子是363分,我就傻了,这个分数是百分之百地考不上普高的。当初京翰1对1向李女士承诺,只要孩子到他们那补习,就一定能上武汉四中,可如今孩子却连一个普通高中都没有考取,李女士对此难以接受。

李女士:我想那你承诺你是最好的,要的价钱也是最贵的,那么我就百分之百地相信你。那你要最好的,你什么都要最好的,那我肯定就要你质量啊,你敢要我钱,我肯定要你质量啊。李女士找到京翰1对1,几番交涉,最后培训机构退还了李女士一部分费用。

刘戈:这是家长无奈、小孩被动的一个选择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就是你说的无奈的家长之一,在开始的时候,我是非常坚决的不让孩子上培训班,因为老师在上课时该讲的都已经讲了,下课应该是用自学,用做作业来消化老师讲的东西。孩子开始的时候也答应,但是后来就挺不住了,因为班里比自己学习好的,比自己学习差的同学,都请了课外辅导,都请了1对1,所以孩子有这种要求,我就没办法了,必须得答应。开始加入的那些孩子是为了吃个小灶,能够抢个先,到最后,所有的孩子都觉得如果不加入,那就是自己吃亏。当所有的孩子都是被别人架着跑的时候,你只是自己在跑,那你可能是吃亏的,最后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洪流下面,每一个人最后都把持不住自己,都加入到这样一个行列里面。

马光远:没有明确的规范条例造成市场乱象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这些各种各样的培训机构经过审批了吗?要不要审批?据我所知,我们没有明确要求办这些培训机构必须审批,比如说教育部门来进行审批。那么如果没有审批的话,意味着这样一个机构本身只要去注册一个公司,就可以对外培训,但是对外他们都不宣称是公司,如果叫公司的话可能他们认为不权威,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嫌疑。对外培训的话,我们不知道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可以办这样的培训?需要什么样的师资?需要什么样的软硬件?对此我们是没有的规定的。所以我们现在看到一个怪象,骗钱是需要审批的,但是骗别人的孩子不需要审批,所以要么是老师违法,要么是机构违法。总体来讲,机构本身的成立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机构本身的运作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机构本身对外的广告行为应该怎么样规范等等,我们现在都没有,所以家长也好,孩子也好,上当就是很自然的。

记者:这种办学机构和培训机构都是打的擦边球

从监管方面来说是这样的,像这种培训机构的这种情况,如果要监管,可能是两个部门,一个是教育部门,一个是工商部门。因为培训机构比较特殊,它其实是一种企业,如果它有办学许可证,那可能教育部门就对它有监管的职责,如果它没有办学许可证,只是以教育咨询的方式办了营业执照,那它就属于工商来管理的范畴。所以我们在采访的过程中有的时候会遇到这个问题,因为很多这种办学机构、培训机构打的是擦边球,它仅仅是办了一个教育咨询的营业执照,然后就在工商进行注册,这样它就不用去教育部门进行备案。如果在教育部门备案,那相对来说,可能对师资、教学条件有一个非常严格的要求,所以办学许可证不是特别容易能办下来。所以很多这种培训机构仅仅是到工商局去办一个营业执照,然后就开始对外教育培训。

马光远:关键是怎么样来规范这个市场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既然市场有需求,那就是可以允许办的,关键是你能给学生,能给学生家长提供什么。比如我们需要做面包的工厂,那你必须提供的是大家爱吃的面包,如果你的面包不好,品质有问题,那就自然会被淘汰。像这种情况,我们不能说把这个市场就关了就完了,而是这个市场必须提供的是好东西,是符合市场需求的东西。比如家长说经过这个培训以后,我的孩子必须涨100分,如果你的承诺做到了,那家长给你付费,我认为这是可以的。

因为我们整体的根子现在有问题,把它关掉,我认为不合适,关键是怎么样来规范。我觉得赚钱是可以的,没有什么不可以,既然市场有这个需求,如果能够提供质量过关的一些产品,为什么不让它去办呢?如果我们要探究根子的话,就是我们现在的任何选拔,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我们仅仅看的是分数,如果这一条不改变,你去扼杀这些教育机构,我觉得是不管用的,因为你把明面的机构扼杀掉,地下的又会浮现上来,各种各样的变种变异的培训又会浮现上来,所以我认为必须规范,而不是取缔。

刘戈:这是把学校变成了"学店" 教学变成了盈利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现在已经把学校变成了学店,它的目标非常的明确,就是盈利。层层的指标下去以后,它们各级的这样一个机构肯定会围绕着这样一个目的,而且最后的教育效果也不太好评估。可能最后你涨了分数,那是我的功劳,没涨呢,就是你的孩子笨,这跟保健品销售特别像。有了这样一个完全在利益指使下的教育机构,最后把教学变成了盈利,就一定会产生这样的结果。

刘戈:在中小学阶段 盈利性的教学机构不应存在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在中小学阶段,盈利性的教学机构是不应该存在的,而且是针对他的主科。如果是音体美,那么有这样一些辅导,我觉得是可以的。但是在中小学阶段,如果允许盈利性的教育机构进入,就一定会产生这样的结果。

马光远:应该允许特别好的盈利性的教育机构存在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认为应该办,而且应该办的很好,应该鼓励去办,有特别好的这种盈利性的机构存在,我们的公办教育才能够弄的更好,才能够有一个标准。所以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这样的机构,本身它的标准是什么?它应该达到什么样的一个规范要求才可以去做?而不是说把它取缔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