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图资产

明天我们如何养老 农民工靠政府养老难

发表于:2022-12-04 作者:陆图资产
编辑最后更新 2022年12月04日,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从此就有了农民工这个词。几十年来,一代代农民工前赴后继,到现在,这个队伍的人数非常庞大了,已经超过了2亿5千万,今天,我们再回看第一代的农民工们,他们建设好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从此就有了农民工这个词。几十年来,一代代农民工前赴后继,到现在,这个队伍的人数非常庞大了,已经超过了2亿5千万,今天,我们再回看第一代的农民工们,他们建设好城市,他们也老了,回到了农村,但是谁在为他们养老?谁能够为那些如今还在城市,但是注定还是要回到农村的农民工们养老?

2亿5千万的农民工,他们老了怎么办?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王小丫和特邀评论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农民工总量超过2.5亿,80后,90后农民工越来越看重社保权益;农民工养老保险难,到底难在哪里?一些利益壁垒该如何破解?

张鸿:大多数农民工看重的还是到手的工资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因为是用工荒,打工的人就有议价权,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他直接问招工的,你们这有没有各种保险?有一些是较真的,当然也有一些无所谓的。我们看到在用人大厅、招工大厅里,反正有工作干就可以,很多人把养老当作一个选企业的标准。尤其是在广东,相对来说,劳动合同法执行的比较好,一般企业都会把这些作为标准,当然那些零工就很难了,理发馆、饭馆可能就不提供这个,但是很多打工的人都跟我说,说只要工资高点,就行,所以其实他们更多看的还是现在的收入。

郑秉文:农民工的高流动性要求养老制度具备良好的便携性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总的来说,农民工参加养老保险的比例是比较低的,大大低于城镇人口和农村参加新农保的农村人口,因为在这个群体里,他们有个特殊的特征,就是高流动性,流动性非常强。如果这个制度的便携性不好,不利于他到处打工,他们参保的意愿就低一些,比其他群体低下一些。虽然09年,我们为农民工异地转移接续建立了这么一些规则,但是现在看来执行的比例不是很高。此外,我们现在还处于手工转接的阶段,全国没有一个统一的养老制度平台和网络,不像银行那样便捷,所以他们的异地接续尽管有了09年的规定,但在执行过程当中,还不是那么很方便。

郑秉文:最需要养老保险和其他保险的是农民工群体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实际上从目前中国各个社会群体的情况来看,最需要养老保险和其他保险的,就是农民工群体,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先遭受到打击的群体也是农民工。在金融危机的时候,他提前离岗了,在家一呆有的是一年,有的是两年,即使他以前交了养老保险,这时候也是断保了。这么一个脆弱的群体,显然他们是需要养老保险的,五个险种都需要,他们参保意愿虽然比较高,但是参保比例比较低。我个人觉得,因为这个制度目前不太适合于农民工参保,比如便携性不太好,我们这个制度基本的特征是通胀结合的制度,这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一个制度。

农民工对这个制度一眼看不到底,不知道他参加以后,到退休他能拿多少钱,所以他现在生活又比较紧巴,上有老、下有小,参加又看不到未来能拿多少钱,不确定性比较多,他显然就不愿意参保了,这是一个原因。

再比如,虽然我们09年制定了异地转移的办法,但是执行起来比较麻烦,它得在两个月期间,对方接收地和转出地双方都得认可这件事情,并且还要出具一些文字证明,这是比较麻烦的。对于比较年轻的二十四五岁的农民工,他只参保三年两年,他不愿意为这么点的事费那么大的劲,这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也是目前中国养老保险制度一个问题。

当初我们是在经济体制改革的时候建立的养老保险制度,它更加适应的是大型国有企业的工人的养老保险的一些特点,对于流动性非常强的农民工,这个制度显然不太有利。所以要想加强这个制度的便携性,适合更多的群体加入到这个制度里边来,应该对这个制度的一些特征,进行一些改革。

退保率比较高,参保率比较低,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多数的农民工,包括城镇居民,他们对养老保险制度看的不透。比如,我们目前新建立的新农保,他规定的缴费比例是从100起步,100、200、300、400、500,最多缴费年限是15年。现在根据我们调查的结果显示,绝大部分农民工选择的是最低那一档,一年交100块钱,只有极少数的选择了300、500。

这说明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他们对养老保险制度了解不是那么太充分。这一辈子如果缴费交到了15年,1500块钱的话,根据我们现在目前的人均寿命,男性60岁到法定退休年龄,他的余命还有14年,那么对女性来讲还有20年的余命,所以1500块钱的显然不能支撑男性14年,女性20年,这些远远不够,就得政府进行转移支付,给予财政补贴,来支撑这个制度。

张鸿:大部分农民工在回乡之前会选择退保(《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这包括转入地、转出地这两地地方政府的利益,比如很多内地人去沿海打工,在最年轻的时候,把养老保险全交到那个地方,然后你年老的时候回到四川、安徽去,那部分怎么处理?我们现在可以从沿海给你转出去,因为给你交了20%,转出去企业的12%,你打工的地方留8%,这是一个妥协的结果。

但是我接触的农民工,他们就说,为什么只给我六成转走了,到最后我是不是养老的级别也会下来?保障的层次也会下来?郑老师说不会影响,但是农民工算不出这个帐,包括我们也算不出来。农民工毕竟压力大,那么我还是现实一点,尽量现在能多拿一点,就多拿一点,没有禁止退保的地方,所以很多农民工打完工以后,就退保。如果一个月交一百,那么到退休的时候,保障层次是多少?老一代的农民工回到农村,而他们的子女又进城重复着父辈的故事。那么他们怎么养老?他们的子女又如何养老?

郑秉文:80后、90后农民工的养老问题更尖锐(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实际上现在农民工养老的问题已经十分尖锐了,这里面实际上有两点,一个是第一代农民工已经陆陆续续到了养老的时候,以这个群体来讲,由于2009年建立了新农保,这个制度可以把老一代农民工接过来,我们现在待遇水平使他们基本上可以吃饱肚子。还有一个尖锐的问题,就是他们的下一代,也就是的80后、90后的这些农民工,他们是新生代农民工,他们的养老问题更尖锐。

如果说老一代农民工还可以回到原来的老家去进行养老,那么对新生代农民工来讲,等到他们老的时候,恐怕他们难以回到家乡,他们已经没有自己原来意义上的家乡了,他们的家乡实际上就是养他,育他,在这读书、长大的城市,但是他在养他,生他的土地上,又不可能得到跟城市居民同样的公共服务水平。

所以这部分群体的养老问题,我们现在的决策者应该未雨绸缪,为他们提前设计一个制度,让他们更好的能够融入城市,或者是在家乡有一个预期。总而言之,我们国家现在处于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期,他们的未来取决于我们国家的未来。

张鸿:养老体系的碎片化导致目前的复杂情况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现在新一代农民工,基本上都是城里人。他们家里没有地,是回不去的,但是城里又不能完全接纳他们,所以我们经常说,养老制度碎片化,除了区域的间隔,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统筹,统筹的单位不统一,不是一个大池子,池子太多,一个标准,到最后区域的碎片,就让大家转移接续,非常麻烦。还有一个就是身份的碎片,公务员事业单位一套,然后企业还有国企和民营企业,还有城镇居民,再有新农保。

农民工其实是介于城镇居民和新农保之间的,他们有一些是套上城镇职工,有一些是套上的新农保。可能还有一个我们要细化的群体,就是新生代农民工养老的问题。我们是不是要针对每一个群体,都单独的设一个养老的体系?到最后我们不说区域的转移接续了,现在整个的疏通都很难。现在城镇居民就算能回到农村去,新农保和我现在的情况怎么对接?怎么折算?有没有换算的公式?我们现在实在是太碎片,所以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非常高的顶层设计,把这些都给算进去,未来才能完成终极理想,让所有的人都能老有所养。

郑风田:农民工养老保险应与城市化的加速发展相结合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想解决农民工养老保险,实际上应该与城市化的加速发展结合起来,因为据调查,现在在城市打工的新生代农民工基本上都不愿意返回农村,所以他在城市的工作,不应该再搞一个专门的农民工养老保险,而应该有正式的工作,就应该与城市的养老保险应该看齐,这样才能保证他在城市定居下来之后能够生活,为那些不愿意再回到农村,在城市有正式的固定的工作,稳定的工作,这些(农民工)一定强制性参保,而对于流动很大,一年可能换好几个单位的农民工,如果不愿意参保,我想可能也没有必要强制。

郑秉文:打破碎片 提高我们社会保险的统筹层次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第一步,我们应该把基本养老保险的资金流管理的统筹层次真正的提高到省一级来;第二步,过若干年以后,我们有条件的时候,应该把它提高到全国的水平,那么这样中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和社会保险那么跟国外就差不多了,你可以今天在这个省,明天在那个省,无须再去办什么手续,像使用银行卡一样。我们现在五项基本社会保险,统筹层次都是很低,都是以县市级为主。

尽管我们在前几年宣布所有的省份实现了省级统筹,可它只是六项政策的统一而已,真正的社会保险基金的资金流,它的管理,核算,收入,支出的层次还没有达到省级,还是在县市级为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