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图资产

聚集养老:父母渐渐年迈 独生子女压力巨大

发表于:2022-07-03 作者:陆图资产
编辑最后更新 2022年07月03日,一、 蜜罐里长大的独生子女,如今面临生活压力魏海涛小两口每到月底,都会仔细的计算每一笔开销。魏海涛说,必须在开销的,而且不能节省的,这部分,每个月至少3100块钱。这就是我全部收入。小两口子精打细算,

一、 蜜罐里长大的独生子女,如今面临生活压力

魏海涛小两口每到月底,都会仔细的计算每一笔开销。魏海涛说,必须在开销的,而且不能节省的,这部分,每个月至少3100块钱。这就是我全部收入。小两口子精打细算,八月份并没有买衣服、应酬、出去游玩,但魏海涛一个月所有的收入还是都被花掉了。从去年年底,李梅生下女儿之后,一直没有出去工作,现在两口子每月固定的收入就是魏海涛的工资。而女儿出生之后,家里的开销一下子大了许多。魏海涛说,她现在小,喝得少,一个月奶粉一千块钱算是比较省的了。这些玩的东西都是亲戚朋友买奶粉做促销给的玩具,还没有牵扯到自己花钱给她买多少东西。关键在吃上面。

妻子李梅说,吃这个东西他们不能给她省,基本上能给她省的,他们就是能省就省。这个40多平米的房子是魏海涛岳父的家,自从女儿出生之后,他们一家三口就和岳父母住在一起,老两口每月各有2000多元的退休金,现在除了帮她们带孩子,多少还会在经济上帮衬魏海涛两口子。魏海涛告诉我们,他们双方的父母都是普通的退休职工,退休金并不多,每当看到双方父母在生活上补贴他们,给孩子买吃的用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他们操劳了一辈子,好不容易省吃俭用积攒点养老钱还要补贴给他们。而最让小两口忧心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双方父母的身体都越来越不好了。魏海涛说,岳母两年前做的关节置换,腿走路不太方便,岳父是糖尿病,有5年了吧,前一段时间腿,也因为糖尿病的原因,就是感染了,化脓。岳父的血糖控制不下来,伤口不能愈合,很麻烦,走路有点费劲。还有哮喘。魏海涛的父母住在北京远郊区,两位老人家的身体还不如岳父母。

魏海涛说,他父亲右侧腰脊椎骨有问题,压迫到神经,起一个大包。母亲一直颈椎比较严重,医院说该做手术,老太太不去,考虑经济问题。两年前,魏海涛的岳母曾经做一次更换膝关节的手术,那一次魏海涛夫妇就感到心有余力不足。一个手术花了五万多,除去报销的一部分,其余部分是老两口用仅有一点的积蓄支付的,他们不忍心给孩子们添负担,也知道孩子们没有钱。眼下双方的父母都病痛缠身,他们看病吃药的费用还都靠各自的退休金在维持,如果有一天病情加重,需要手术、住院,魏海涛夫妇俩根本无力负担。

父母生病了自己没有能力支付医疗费用,自己有了孩子,父母还在尽可能的补贴,这让李梅感到很内疚,为了能让父母少给自己补贴一点,李梅在家里接了些手工活补贴家用。李梅以前自己开一家小饰品店,赚多赚少她都无所谓,但是眼瞅着孩子一天天长大、父母一天天变老,家里要用钱的地方会越来越多,她决定等孩子再大点,出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李梅说,她不能像以前似的,必须得找一个稳定一点的工作。李梅告诉记者,饭基本上都是父亲做,她每次下厨房,父亲就是不放心。

从小到大,作为独生女,父母对李梅百般呵护疼爱,虽然已经成了孩子的妈妈,但她的爸爸还是不放心也舍不得让她下厨。现在魏海涛一家三口住在月岳父母家,老两口虽然要操心的事情多了,但只要和孩子们住在一起,天天抱着小外孙女,老两口就感觉特别开心。同样作为独生子的魏海涛,虽然现在大部分时间住在岳父家里,但他时常会挂念自己的父母。每次路上需要两个小时,因为孩子太小、平常工作也太忙,他们有快一年的时间没有回去过了,上个月,魏海涛一家三口才回去了一次。双方都是独生子女,一旦去了魏海涛家,李梅的父母也会觉得空落落的。在物质上没有能力给予父母回报,在精神慰藉上能给予双方父母的也很有限,这让夫妻俩很愧疚。他们无法想象再过十年、二十年,他们该如何赡养年迈虚弱的四位老人。

说到以后要去养老院,李梅的妈妈显得有些沉重。老两口想着为孩子们减轻负担,而魏海涛两口子也对将来作了打算。魏海涛告诉记者,按中国你传统观念来讲养儿防老,养女儿也防老。就是没有说,以后让老人去养老院,如果说把老人送到养老院,每个月也是固定的开支。之前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事,觉得她的天就是蓝的,一点不用什么需要去费心去想的。(现在)压力大,有时候会暴躁。但是他正试着调节,其中也有乐趣。

二,家遭意外变故 年轻妻子承担全家人生活

她叫韩金红,是山东省德州市陵县任集村的一个普通村民。1998她和丈夫结婚后,夫妻俩都在村里的砖厂上班,两个人每月有两千多元的收入。生活虽不富裕,但也平静、稳定。韩金红告诉我们,她结婚的第一天,就和丈夫商量过,两个人都去打工上班,好好努力工作,给家里多攒钱。把孩子养大,供他们上学。等爹妈老了,拿钱给老人养老安度晚年,再给老人送终。前两年公公做了胃穿孔手术花光了家里的积蓄。没多久,婆婆又查出高血压和冠心病,她和丈夫每月2000多元的收入,勉强支付给婆婆买药、看病。全家的日子一下子紧张起来。

韩金红家的小院里养了很多家畜,小院边上是韩金红家的两间瓦房,为了饲养家畜,大的一间已经成了草料房,韩金红的公公婆婆只能住在隔壁的小屋里。婆婆今年64岁了,有严重的高血压,不犯病的时候还要帮韩金红做饭带孩子。一旦犯病,一天两次要吃药,卧床休息。对于韩金红来说,本来就艰难维持的家,又失去了一个帮手,同时增加了一个沉重的负担。婆婆告诉我们,她的老伴也63岁了,去年做了胃穿孔手术后,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为了给家里增加点收入,到村里盖房的工地扛砖干活挣钱去了。说起老伴这么大的年级还要出去扛砖养家、还债,婆婆满是皱纹的脸上满是担心,老人的眼睛一次次被眼泪打湿,说不出话来。面对我们的镜头,老人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难过,转过身默默地抽泣,不再多说什么了。

在村里,像韩金红公公婆婆这个年纪的老人并没有特意安排自己的养老生活。生活好一点的家庭,老人在一起喝喝茶、打打牌,最多帮着照看一下孩子。家里的所有生活负担要靠韩金红和丈夫这样的年轻人来承担,各家压力都不小。很多年轻的男人都出外打工赚钱来养家,养老人。韩金红现在根本不敢去想公婆的养老问题。她最怕的就是:如果公公婆婆任何一个人倒下了,她真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甚至想都不愿去想这个可怕的问题。

给婆婆喂了药,韩金红开始打理家里饲养的家畜。家里的院子养了6只羊,一口牛和十几只鸡。这些家畜是韩金红的宝贝,她每天都会给它们上足饲料,看着牲畜吃的多,她很开心。因为只有家畜卖出好价钱,才能一点点帮家里还债。就在一年前,韩金红的丈夫在家里做饭时,意外失火,烧着了自家的房子,还把自己烧成了重伤,丧失了工作能力,韩金红没有办法也只能离开砖厂,回家照顾丈夫。韩金红家的生活一下子跌到了谷底。韩金红告诉记者,丈夫就是脸没烧着,浑身75%大面积都烧着了。公公婆婆自己不能养老,还要翻回头养他们。这样的日子让她和丈夫觉得在村里很丢人。出事后,韩金红带着丈夫在济南军区医院住了139天。医院确诊丈夫全身面积75%的重度烧伤,韩金红到处借钱凑了20多万,在医院给丈夫植入了人造皮肤,才保住了一条命。出院以后,失去了劳动能力的丈夫,日常的生活都无法自理,只能在家躺着。一个大男人不能劳动,要靠老婆来伺候,这让韩金红的丈夫对今后的生活非常生活绝望。

韩金红的丈夫说,他真想过死。但是就想到等他走了,他的父母和下边两个孩子该怎么办?韩金红除了每天要给丈夫换药、喂饭外,每天最担心他的情绪波动,生怕他想不开走了绝路。面对几乎残废了的丈夫,韩金红只有想办法刺激丈夫,让他多想想孩子,想想这个苦难的家。丈夫出院后,已经没有了劳动能力,家里还欠了20多万的外债。韩金红不得不辞掉了砖厂的工作,回家伺候全家老小,让这个原本就要紧衣缩食过日子的小家彻底塌了天。为了还债,韩金红只好向办法多干点活赚钱。下午3点,韩金红开始了她另一个工作,制作小饰品。这是她从村里一个朋友那里接来的活,她告诉我们,把这些铁质的项链拆开,再按要求做成各种头饰等装饰品,卖给收饰品的商贩,每个饰品能赚3角6分钱。

韩金红除了照顾生病的丈夫、婆婆、饲养的家畜,还有不满一岁的小儿子,此外忙里抽闲就在小院里制作这样的小饰品。在她看来,每做成一个就离还清20多万的外债近了一步。韩金红和丈夫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已经上小学,小儿子叫新新,还不到一周岁,长的虎头虎脑、非常可爱。下午两点,小儿子哭闹起来。小家伙还不到一岁,但胃口很好,除了喝奶,总是哭着要吃东西。家养的鸡下的蛋,都给小家伙吃了也不够。面对孩子的哭闹,韩金红毫无办法,只能尽量拍着孩子多睡觉。小家伙还不明白家里发生了什么变故,昏昏地睡去了。在韩金红家不远的村路旁,一户人家正在翻新自家的房子。干活的工人里,穿着白汗衫的老人就是韩金红的公公康希俭。虽然已经63岁了,但康老汉年轻时四处打工练就的一副好身板,在工人堆里也显得十分显眼。把水泥板装上了拖拉机,外墙砌砖的师傅又催他上砖头,康希俭又赶紧过去给架子上的人递砖头。

没过几分钟康老汉已经满头是汗了。天气很热,同村的工人怕他年纪大,在工地晕倒被砸伤,让他到旁边筛沙子。虽然现在已经立秋,但秋老虎的日头依旧横在当空,33度的高温下,康老汉一锹一锹的铲着沙土。在他心里,每铲一下,都是在为这个家还债。不远处几个上年纪的老人一边在屋檐下乘凉,一边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和康老汉聊天。康老汉很羡慕他们能这么悠闲,但他自己不敢有这样的奢求。虽然话很少,但康希俭说他很享受和我们聊天的时间。因为这样,他也正好能在树荫下抽根烟,喘口气。康希俭抽的是最便宜的散烟叶,他熟练的抽出纸,卷上烟,美美的抽了几大口,看着自己家的方向,想着心事。采访中,康希俭一直在冲我们微笑,从没有抱怨什么。他说,

康希俭告诉我们,今天是发钱的日子,他特高兴,一支烟还没有抽完,他就急忙忙赶回工地去了。晚上收工以后,康老汉果然带回了这个月的工钱,刚刚领到的工钱,他兴奋的点了很多遍。康老汉从工地领回了两千块钱,但这两千块钱在这个家里还没有待够5分钟,就要给别人送去了。韩金红和公公商量以后,决定先把钱给村头的一个等钱用的远房亲戚送去。刚睡醒的小儿子,以为我们跟着他们去走亲戚,趴在妈妈的肩头,好奇的看着我们的镜头。为了给丈夫看病,韩金红一家向这个亲戚借过7000块钱,一直没还,今天韩金红先来还一部分。

还完了钱,韩金红不想和亲戚寒暄什么,也不好多再说什么,直接默默地回了家。这时婆婆已经可以下床,开始准备晚饭了。用干玉米叶点着了火,婆婆开始熬棒子面粥,中午做好的馒头也是晚上的主食,要在锅里在热一下,加上一点咸菜,这就是每天韩金红一家的晚饭。在婆婆做饭的时候,韩金红又告诉了我们她家里的一件难事。

公公身份证的年龄在20多年前就被当地派出所登记错了,少登记了6岁。63岁的康希俭身份证上的错误年龄只有57岁。一直领不到村里规定的60岁以上老人每个月55元钱的养老金,不但这样,每月还要给村里多交100多元养老金。5年前,她就联名很多证明人找过村大队书记,希望能给派出所开个证明,把公公的身份证改回来,享受每个月55元的养老金。但村里一直不给开证明。公公的身份证没法改,刚刚赚回的钱就还了债,韩金红也没什么心情多说话,婆婆只是做饭,一声不吭。丈夫和大女儿说没心情吃饭,全家吃晚饭的就剩下了三个大人。本来就很清苦的晚饭几个人吃的更加沉闷了,只有不停吵闹的小儿子吸引着一家人的注意。在屋里的墙上,我们看到了韩金红和家人仅有的几张照片。大女儿和小儿子聪明、可爱。几年前的全家福丈夫英俊,公公婆婆身体健康。但这些都被牢牢锁定在了相框里。如今她要面对的是如何还债,如何咬牙让这个家继续维持下去。生活的艰难,让韩金红老了很多,但在她的泪水之外,我们依旧听到了她的坚强。

三、人口和家庭结构变化,养老体系如何应对

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说,估计现在双独家庭大概在200万左右,从总量和规模上来看,它的增长速度非常快。每年从现在开始,估计增长的速度在1%以上,1%就是千分之十,这个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说总人口的增长速度其实每年不到1%,如果生育的政策各方面不方便的话,大概到2050年,双独家庭大概增长到2000万左右,这么一个大的数,也许会接近三千万。独生子女规模的迅速扩大让"四二一"家庭越来越多。按照目前的人口变化情况,估计到2050年,0-14岁的人口数量只占整个人口结构中的9.56%,而65岁以上的老人却会占到30%。

王广州说,这样的话带来一些很多的社会问题,比如说空巢老人的问题,老年人养老的问题。包括老年人的人口数量增长很快,少儿减少的速度又很快,造成的矛盾就凸现了。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乔晓春说,这种人口的这种变化特别是迅速变化,给整个社会经济方方面面带来影响,不仅仅是养老,但是养老会表现得更突出。上世纪70年代后期出生的独生子女一代,已经进入婚育年龄,很多家庭都将面临两个年轻人同时要赡养四位老人的情形。专家预计,未来10年,"421"家庭在我国会达到上千万个,并将成为社会主流。如何养老将成为考验老人和子女的最大问题。乔晓春告诉记者,目前世界各国都遭遇养老难题,老龄化的急剧到来对经济发展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影响,必须积极应对。

研究数据表明,目前我国60岁以上人口已经占了总人口的10.2%。20年后,65岁以上老年人口的比例将高达23%。乔晓春认为,人口结构的变化,给中国目前的养老保障体系带来很大考验。乔晓春说,如果现在再不解决,我们不仅是晚了,我们会丧失很多机会,那么因为老龄问题是一个人口问题,人口是有惯性的,意味着一旦问题爆发以后,它的问题的严重程度会急速加剧,而且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都阻拦不了这种严重的趋势。到那个时候中国老百姓就会承担非常大的痛苦,那么不仅老百姓承担痛苦,对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都会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从世界各国经验来看,养老仅仅依靠个人和家庭难以实现,尽快实现养老的社会化,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乔晓春告诉记者,有两件事情是最重要的,针对养老这件事情,第一就是属于经济保障,就是现在政府组织现在社会养老保险,还有一个是属于照料这一块,就是因为老年人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实际上不仅仅是缺钱,还缺照料,那么要有人为他提供服务,这一块在中国几乎是空白,在中国这种公共的服务几乎是空白。王广州说,就是几个名誉,第一个是日常的这种照料服务,第二个可能是医疗保健,第三个可能带来一些劳动力或者产业结构的改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