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图资产

美联储纠结QE3是否推出 经济不善将退出新货币刺激政策

发表于:2022-12-05 作者:陆图资产
编辑最后更新 2022年12月05日,美联储一直在QE3的推与不推之间纠结,全球金融市场也一直在是否推出QE3预期的升温与降温之间反复。美联储近日表示,除非经济出现相当大幅度的改善,否则美联储可能"很快"祭出新一轮货币刺激政策。今年以来,

美联储一直在QE3的推与不推之间纠结,全球金融市场也一直在是否推出QE3预期的升温与降温之间反复。美联储近日表示,除非经济出现相当大幅度的改善,否则美联储可能"很快"祭出新一轮货币刺激政策。

今年以来,美国的经济增长前景预测不断被调低,一季度美国经济随企业补库存过程的结束,GDP环比折年率降至1.9%,而且自3月开始就业市场改善的步伐也显著放缓,新增非农就业人数已连续数月下滑。由于二季度增长也止于2%的水平,这意味着,美国五个季度以来第四个季度增长不超过2%,远远低于美国经济的长期潜在增长率,经济前景的不妙确实需要额外的政策刺激。但是新的政策刺激是否能够达到预期效果,美联储也在权衡利弊。

事实上,美联储早就走上了财政货币化的道路,美联储分别于2009年3月和2010年8月实施了两轮量化宽松,致使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急速扩张,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张近三倍,向市场注入了大量的高能基础货币,银行现金在全部资产中的占比从历史平均的3.2%上升到10%左右,美国银行的超额准备金达到1万亿美元左右,但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是,货币乘数缺乏显著改善,更广义的货币总量如M1、M2的增长率要远低于基础货币增速,这也是为什么美联储向市场投入再多流动性,也无法恢复市场化供给的真正原因。美国面临着量化宽松带来的政策悖论,政策效果早已经大打折扣。

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所有的经济政策目标就是压低国债长期收益率。美联储前期没有选择QE3,而是选择OT2.5,就是因为"扭曲操作"涉及买入长期债券同时抛售短期债券,对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却相应调整了资产负债表的期限结构,降低了资产风险。其实,美联储每一次货币政策调整都是财富分配和资本流向的调整。二季度以来,随着欧债危机动荡升级、希腊退出欧元区概率加大以及对全球可能出现"二次衰退"风险的担忧,全球恐慌性情绪加剧,国际资本纷纷从新兴市场和高风险资产撤出,转而涌向被视为比较安全的产品,如美债和德国国债,这也导致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近期一度跌至1.452%的水平,为60多年新低,但投资者仍然抵御不住美债的诱惑,继续维持全球最廉价的债务融资成本,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更趋向于投资美债资产,美国国债以最低廉的融资成本获得超额认购。

对比前两轮量化宽松:QE1在压低国债收益率方面起到了较好的效果,然而QE2非但没有压低国债收益率,反而有所上升。现在,无论是长期还是短期国债收益率都创下了新低,既保证了美元的强势,又压低了长期国债收益率,极大限度地降低了债务融资成本。

美联储QE3引而不发,可以说是"进可攻退可守",一旦欧债形势急剧恶化,美国经济增长失速,美联储就会采取行动。特别是在政府债务居高不下和"财政悬崖"问题限制美国财政政策灵活性的背景下,美国当然不会对如此风险听之任之,让美国从"财政悬崖"掉下去,一旦合适时机来临,美联储就会马上启动政策阀门,采取进一步扩大资产规模的政策措施。

不过,从美联储现在的纠结来看,美联储现在的政策空间并不大,其政策力度恐难及前两轮。目前,美联储已经宣布将把联邦基金利率在零至0.25%的历史最低水平至少维持到2014年。而之前的QE1和QE2的整体规模已经高达2.35万亿美元。美联储越买入资产抵押债券就越给未来退出战略增加难度,现在已经有很多未被使用的闲置资金,其中包括1.5万亿美元的银行过剩储备金和超过2万亿美元的企业资金,由于财政前景的不确定性,美联储根本不敢动用这些"闲余"资金。

因此,现在的情况是美联储两面讨好,美联储不断地制造推出QE3的预期,又引而不发,这既保证了市场相对乐观的预期,又促进了全球资本流入美债和美元资产,而未来一旦形势恶化,美联储马上会通过启动QE3扩展资产负债表来化解风险。但是对于全球而言,将会腹背受敌,不推QE3,美元走强,美债受捧,全球资本回流美国;推出QE3,全球大宗商品将会承受新一轮价格上涨压力,新兴经济体面临经济下行与通胀上行,将会使日子更加难熬。文/张茉楠

0